追蹤
自在德化---自德其樂
關於部落格
  • 23760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危險年代的求生飲食/一封父親的信

他們也不希望「人道養殖協會」公布IBP屠宰場恐怖的虐殺行為,讓全球最大肉品罐頭製造商受到刑法及民法的制裁。他們不要公眾期待養豬人會從虐殺動物的暴行中覺醒過來

最重要的是,他們不希望你停止購買他們的產品。



自從我出書後,收到許許多多讀者的來信。在此我想與各位分享其中一封信的內容。我是在1990年代中期收到這封來自舊金山的信。至少對我而言,它代表我們所有人的希望。


 

 



親愛的羅彬斯先生:

  您的大作對我家人產生了莫大影響。大約在兩年前,我大概會為了它而想殺了你。請容我解釋一下。

  我是個非常成功的人,所以也很習慣為所欲為。我女兒朱麗在青少年時宣布想成為素食者,因為她看了你的書。我覺得這實在是太可笑了,並堅持她不准做這麼無聊的事。她不聽我的話,讓我生氣極了。我告訴她:「我是你爸,知道怎麼做對你最好。」

  「我是你女兒,」她回答道,「這是我的人生。」

  為此我們爭執了很久,因此處得很糟,關係變得很緊張,而且每次只要一討論到有關吃素的事,父女之間就會劍拔弩張。這簡直快把我逼瘋了。在我看來,她很不尊重我,而且是故意的,根本就是我行我素。可是她說我也是這樣。

  起初,我跟我太太會強迫她吃肉,可是她露出一付很噁心的樣子,完全破壞了用餐氣氛。最後,我們憤然決定睜隻眼閉隻眼,讓她吃她的素。但我讓她知道我很不高興。我告訴她,當理想主義者沒什麼不對,可是要腳踏實地一點。沒想到她卻說,當律師沒什麼不好,可是心胸要寬大一點。真是讓我火冒三丈。


  有一年我生日,她為做我了一頓早餐,然後端到床上給我。裡面沒有培根、香腸、沒有任何蛋。這讓情況變得更糟了。

  我提醒她說,這是我的生日,不是她的生日。她開始告訴我養殖場裡動物的遭遇,還從你的書裡引經據典。在我生日一大早,我可不想聽這些。

  朱麗高中畢業以後就離家了。說真的,我很高興,因為我已經感到很煩、很厭倦了。每頓飯都可以吵個不停。我要她吃肉,她不肯;她要我別再吃肉,我不肯。吵個沒完沒了。可是自從她離家以後,我很想她。雖然不再有任何爭執----我並不想念這點,可是我想念她的程度,比我想像得還深。

幾年以後,朱麗遇到她先生,然後很快懷孕了。當我孫子出生時,我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快樂的人。但這種快樂並沒有持續太久。沒錯,朱麗希望把她兒子,我孫子,養成一個素食者。這次我很明白地告訴她:「如果你想毀了自己人生也就算了,可是你不能毀了這個無辜男孩的健康啊!」對我而言,她根本就是在虐待小孩。我甚至還想打電話到兒福機構,他們應該會強迫她餵我孫子吃更好的食物,或是把孩子從她魔掌中拯救出來。如果不是我太太阻止我的話,我肯定會這麼做。

  儘管我發現我可以(勉強)容忍朱麗成為素食者,但還是無法接受她這麼對我孫子。最後,她竟然惡劣到完全不來看我。這種愚蠢素食者的偏執不只毀了我們的父女關係,也賠上了我的祖孫關係,因為她不只不帶孫子來看我,也不讓我去看他。他們完全與我斷絕了關係。

  我想,至少我應該敞開大門,於是透過我太太(從那時起,朱麗再也沒有跟我說過話)問她明年生日她想要什麼禮物。她說她最想要的禮物,就是我可以讀讀你的作品。我告訴她說,這根本不可能,因為那得花很多時間。她說,我願意花多少時間看你的書,就有多少時間可以看到孫子。她很聰明,知道我的弱點。

  於是,羅彬斯先生,我看了你的書,而且是整本書、每個字都看了。最讓我震驚的是,你形容那些動物是怎麼被養大的。我不知道牠們情況有那麼慘。真是太恐怖了,我完全同意你說的,那麼慘絕人寰的做法不能再繼續下去了。我知道那真是太殘忍了,而且是極端的殘忍。

  我想你一定聽過很多這類的事,可是從來沒有一本書像你寫的那麼令我感到震撼。我簡直是不知所措。

  我看完書之後打電話給朱麗。「我告訴過你別打電話來的,」她一發現是我打去的便這麼說。「我知道,」我說,「可是我看完那本書了。我要你帶兒子過來吃晚飯。」

  羅彬斯先生,我是個很驕傲的人,接下來我所說的話,要我說出口實在很不容易。可是我知道我必須說,於是我說:「親愛的朱麗,請原諒我。如果你來的話,我保證絕不跟你吵架。我犯了很嚴重的錯誤,可是現在我知道錯了。如果你過來的話,餐桌上不會有肉。」

  電話筒的另一端沉默了下來。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朱麗在哭。可是當時我並沒發現。我只知道自己得再說點什麼。「以後我們家再也不吃肉了,」我告訴她,「那些肉都是來自工廠式農場。」

「你是在開玩笑嗎?」她用不相信的口吻問我。

  「我不是在開玩笑,」我說,「我是認真的。」

  「我們會過去吃晚餐。」她說。

  然後我真的這麼做了。從那天以後,我們家就再也不吃肉了。我們完全不買任何肉類。朱麗教我們怎麼吃蔬菜堡、豆腐及其它食物。我常被人取笑,可是我一點也不在乎。我把這種情況視為一種冒險。

  從此以後,朱麗跟她兒子常與我們共進愉快的晚餐,也共度了許多美好時光。羅彬斯先生,你能瞭解這對我來說有什麼意義嗎?我讓我女兒重新回到我身邊了,當然,還有我的孫子。我女兒是個非常棒的人。我孫子從來沒有得過感冒、耳朵發炎或是其它兒童常見疾病。朱麗說,這是因為他吃得很好。我認為,是因為他有全世界最棒的媽媽。

  那些動物不該受到如此錯誤的對待,這實在是太可怕、太駭人的錯誤了。你說的對。動物永遠不該受到那麼殘忍的對待。永遠。永遠。永遠。永遠。

  我向你保證,就像我對朱麗保證的一樣,從今以後,我再也不會吃一口受到如此虐待的動物的肉。 

現在,每次朱麗說動物是她的朋友,所以她絕不吃她朋友時,我不再像以前一樣反對了。我只是微笑,很高興知道我跟這個特別的人不再有意見上的分歧。而且我也很高興可以看著我的孫子,知道自己正在幫助這個世界,能讓他過得更好。 

非常尊敬你的,(應作者要求隱去姓名)
 

文、圖/摘自《危險年代的求生飲食》/約翰.羅彬斯(John Robbins)著/柿子文化出版

全文後學阿丹轉貼自下列新浪新聞網址:

http://news.sina.com.tw/books/leisure/barticle/10091-1.html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